倍早已經火速寫好遊記 以下是引用她的文章
--------------------------------------------------------------------------------

這是一篇嚴肅的遊記。

舊金山的行程,是決定租車前進的。成員有:ANN,黃雅芬,yaya,我本人。
我跟yaya在台灣已經先換好國際駕照,以我們拿B1觀光簽的身份,一個月內是可以在加州開車沒有問題。

到舊金山的路途遙遠,六小時車程,每個人分配二小時。

離開洛杉磯就簡直是進入沙漠了,熱得要命也就算了,還一望無際,筆直的一條路,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來形容很實在。開著開著真的會睡著,沒有紅綠燈,看不到盡頭,漫無目的感很濃。
大概yaya太進入那種迷幻空間,像飛行員出現空間迷失一樣,她腳下的油門就跟著越踩越深,車速就越來越快,然而可怕的是,這沙漠景色一成不變到讓你也不覺得自己在移動,反而是一直在原地停留的錯覺。
Speed limit
70yaya開到94。也沒有人發現,車上其它的三個人除了放空也還是放空。像安養院一樣沒有語言呆愣的感受不到時間經過。

直到後方出現警笛聲。越逼越近,我們才都恢復神智。七嘴八舌的討論:要不要讓道?要不要停下來?(美國遇到消防車救護車要停下來。)
討論了老半天發現是警車,而警車是緊緊跟在我們車後,yaya從後視鏡裡看到警察對她筆手劃腳,我們發現切換車道警察也跟著我們切換,才知道,啊,是我們耶。
停在路邊時,坐在後座的我和ANN趕快拉過安全帶扣上。

警察來了,先對我們車內東張西望,然後看我們四個東方人,問了句誰英文最好。我們三個人把目光投向在美國待了三年多的ANN。但她居然來裝死這一招,警察飆了一串英文發現她呈痴呆狀後,居然問:妳講西班牙文嗎?我整個快要笑死,忍著不敢笑。長得像西班牙人?算妳狠。
警察要了yaya的行駕照,發現車子是租來的,發現是國際駕照,整個是觀光團嘛,又語言不通,他覺得有理說不清,罰單也沒開,只不斷的放慢講話速度重複:Do you know the speed limit Is 70 mile. 然後就放過我們了。不過他倒是有開到前方遠處等我們,看我們有沒有再超速。

這是嚴肅的第一部份,開啟我們整個舊金山之旅和警察太有緣的long story

順利到了舊金山,一下freeway就到我們住的Holiday Inn.
開車這麼方便,我跟yaya忍不住嚷嚷也要開車去Las Vegas,畢竟我們實在很不想被灰狗巴士控制時間,就火速請ANN幫我們訂好了車。


休息了一下,終於要出門去吃飯。yaya的同學阿美在EVA AIR飛,被抓來到舊金山,真是巧得不得了。於是我們從Holiday Inn.開往南去接住在Hyatt的阿美一起往北去舊金山downtown吃飯。
第一棒是ANN,第二棒是yaya,第三棒是我,所以在重新上路後,又輪到ANN來掌方向盤。
天黑了加上路不熟,在舊金山吃完義大利麵後整個地圖看超久才找到freeway開回飯店。
先送阿美回Hyatt。我們要再往北回Holiday Inn.

結果大概是天黑了吧,居然往北的交流道封閉施工。我們只好決定先上往南的交流道到下一個出口再重新上北的交流道。

一彎進南的交流道,ANN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居然開過一大個土丘,在一陣天搖地晃後,我們整台車居然出現在北上的道路裡。
大驚!左邊排了好多三角椎路障,所以我們是誤闖了施工區,整個硬上了北交流道了耶。shit
好吧,不怕不怕。我看了看四下無人心想那就將錯就錯,於是告訴ANN:好,妳停在這裡不要再往前,這裡就是往北了,最左邊是正常車道,那個三角椎間隔很大車子可以過,等後面沒車妳慢慢切出去我們就在北上車道了。神不知鬼不覺呢。
ANN
也不知道是在downtown迷路迷太久,還是誤闖了施工區超慌張,整個沒在聽,一直踩著油門往前開。
yaya
也跟著說了一次:要不要先停下來,從這裡切出去好了。
車子還是往前。一直在往前,到底要去哪裡?

突然間,耳邊傳來尖叫聲,是坐在副駕駛座的黃雅芬。被她一叫我跟yaya往前看,這一看,不得了,才發現前方兩道光直直照過來,居然是車燈,也就是說那是一台車子筆直的往我們的方向開來,勉強看得出是一台卡車級的形狀。
這比我五月二十出車禍前看到有個路人站在機車道還要high。驚嚇度百分之二百到爆表。
那台卡車沒有要閃我們的意思,事實上他也發現我們了,所以他一直按著喇叭。
high的是,ANN仍然踩著油門向前開,沒有要閃躲的意思。眼看要被撞死了,黃雅芬叫到破嗓,我跟yaya一直喊往左往左快閃。
ANN
往左偏後,不知道是不是被後面的來車喇叭聲嚇到,畢竟我們是突然要闖入車道,後方來車沒時間反應,只好按喇叭叫我們不要切進去,但我們命在旦夕誰管你?從後方被追撞好過從正面被卡車撞擊。
ANN
於是又偏回正線,油門還沒放還在踩,離那台卡車越來越近,黃雅芬叫到在胡言亂語,我跟yaya大概也陷入尖叫裡,一個往右一個往左拚命想把身體塞到邊邊去,心想撞過來空出中間也許還有機會活命。(anyway,因為驚嚇指數太高,這段我真的空白,想不起當時自己究竟什麼反應了。)
ANN
終於被我們尖叫聲感化的往右偏,在要衝過路邊跌下二層樓高的高架橋前,我們停下來了。一陣搖晃心想要歸西感傷沒留多少財產給爹娘時,我們停下來了。

林北,(我只能用這個字了。)真的嚇到在發抖。因為在我們往右偏停下來的二秒不到,那台卡車筆直從我們車邊開過去。他不是開玩笑,如果我們沒有閃過,他會撞死我們。

在來不及反應的第三秒,車內出現紅光,不是夾子大樂隊在唱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是警察來了。肇事後連逃都別想逃。(我真的佩服美國警察的神出鬼沒。據事後ANN回憶,在我們上交流道時就看見那警車停在那裡,哭夭,那妳有看見暗不拉機沒開警示燈停在路邊的警車,為什麼沒看見面前兩個大車燈亮得要命照過來的大卡車?)
還記得拉過安全帶扣上。警察一來就是一陣咆哮:妳們瘋了嗎?妳們在幹什麼?妳們怎麼開車的?妳們怎麼會闖進這裡?這裡是施工區道路封閉妳們沒看見嗎?這裡一台車子都沒有除了妳們?@#$%&*+!@
他只差沒開槍。因為他根本覺得我們嗑了藥過high


拿了ANN的駕照,租車的文件又再一次出場。(這台紅色CHEVROLET難怪在租車場 時服務 小姐怎樣都不希望我們帶它走,一直想叫我們租TOYOTA或者MAZDA。她給的理由是性能不夠好,我看根本是被下符。)
警察好兇,他覺得我們一車神經病,不像早上的警察覺得我們只是觀光客不懂規矩。

這次沒得談,ANN拿加州駕照她該知道條例,不像國際駕照可以矇騙過去,而且事情太嚴重不是我們被撞死,就是我們撞死人。開了罰單。
警察一邊拿罰單給ANN簽名,一邊還在罵:這裡封起來要painting,隨時都可能有工人,妳們這樣會撞死人的@#$%&*)+!.
副駕駛座的車門外還站了另一個警察手放在槍上隨時會拿出來。一車瘋子,他們兩個心裡的OS


警察問了我們要去哪裡?ANN說北上交流道封閉,我們想往南走卻不知為何開到北上。
警察叫我們開出三角椎路障後慢慢切左,注意後面來車,我們已經在往北的freeway,一直開就可以。

黃雅芬,yaya,我本人,我們三個人驚魂未定但已經開始搞笑起來。我真是天生諧星的命,像我520出車禍在地上滾還有美國時間想:幹,還不停,是想滾回左營去是不是?
我這次真的有美國時間搞笑。講半天東拚西湊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ANN從頭到尾沒有發現過那台卡車,那兩條車燈亮得跟閃電一樣她都沒有看見,是聽見黃雅芬的尖叫她才醒過來,所以當然她也沒聽見我一開始給她的建議,叫她神不知鬼不覺加入北上車潮。
也許當時她卡到陰我們遇上鬼打牆,或者舊金山的路搞得她有點恍神。已不可考,她自己也不知道。

而我只能說,520那場讓我大擦傷大淤青的車禍是擋煞。應了我爸講的,壞運都摔光光了。剩的是福大命大。

回到飯店後,大家攤在床上平緩情緒。黃雅芬說:我要去廁所了,我月經好像來了。她在我們從LA出發前就一直嚷嚷她月經要來了她好擔心,她是經痛到可以在地上表演起後空翻一百次的體質。
出廁所後,她說:唉呀,我不是月經來啦,我是嚇到尿出來了。
我大笑,說:妳很幽默耶。我這個五專同學,印象中是比較安靜內向的人,幾年不見,居然這麼有笑點。
她說:我說真的啦,我真的嚇到閃尿。是yaya先發現她是認真不是開玩笑,然後我從yaya笑到不行跟黃雅芬的誠懇表情裡才慢半拍的發現:超high的啦,閃尿真的發生了。

然後我們整個笑到不行。
身為一個青春少女,膀胱怎會如此沒力?身為一個青春少女,閃尿妳怎麼敢如此大方承認?妳可以將錯就錯說妳月經來或者隻字不提也沒有人會問妳啊!
我整個笑到不行。黃雅芬我怎麼會在畢業這麼多年後才發現妳的幽默?

我答應她不把這件事情講出來。或者講可以,但網誌不是在我的無名,要放在yaya那裡。G34B的,看完請放在心裡就好,不要去問黃雅芬,留點面子給她,拜託。

從一個青春少女健全的身體卻閃尿你可以知道我們在舊金山的驚魂記有多生死一瞬間。
這是我們Las Vegas取消開車坐上灰狗巴士的原因,我們不想重演人生地不熟的窘境和不想再面對方向盤。

這真的是一篇嚴肅的遊記,除了閃尿這插曲。

註:speed limit 是70 mile 而yaya超速被抓下時是94mile----cool
不過趴在引擎蓋上的劇情沒上演。

創作者介紹

yangyaya07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